绿色中文网: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

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

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花开彼岸,晴若无殇吴晴莫若_花开彼岸,晴若无殇吴晴莫若免费热门小说

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花开彼岸,晴若无殇吴晴莫若_花开彼岸,晴若无殇吴晴莫若免费热门小说

古代言情
2023年11月16日 05:17:42
花开彼岸 晴若无殇 吴晴 莫若 古代言情
小眼睛
古代言情《花开彼岸,晴若无殇》目前已经全面完结,吴晴莫若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,作者“小眼睛”创作的主要内容有:金陵王朝的开国皇帝死在称帝多年后的一个雪夜,这个昔日的权臣之子,国之重臣,揭开一层又一层的迷雾后,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,在命运的转盘下...

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花开彼岸,晴若无殇吴晴莫若_花开彼岸,晴若无殇吴晴莫若免费热门小说

这年是南国三十年,皇帝陛下率大军征伐西蛮,朝中由太后及首辅大臣执政,有顶级刺客潜入皇宫刺杀,一群夜行高手,趁着夜幕偷袭皇宫,直入后宫,目的明确,刺杀皇子。后宫中一时间火光四起,太监宫女乱做一团,禁军护卫四处涌动,刀剑声不绝于耳,到处都充满着因为恐惧而响起的尖叫声,呼喊声,时不时传来一声声惨叫。

后宫某处宫殿的一位小太监则带着一位还在襁褓中的婴孩,杀出了重围,被一群黑衣人追着,双方一直厮杀到皇宫外墙,小太监用刀砍倒最后一个追击的黑衣人,自己也跪倒在地上,一只手怀抱着婴儿,一只手用刀撑在地上,这样才不足以让自己倒下。

“滴答,滴答。”鲜红的血液一滴滴的从小太监的怀中滴落。小太监并未察觉到自己胸口的位置有疼痛感,于是急忙打开襁褓,检查着怀中的婴孩,自己还是晚了一步,他拼命从刺客的刀下救出的婴孩,此时双腿的膝盖处一片血肉模糊,婴孩因为失血太多,就连哭声都没有,只是鼻尖轻微的呼吸还在告诉着小太监,他还活着。

此时小太监心中满是内疚,看着婴孩受伤的双腿,比杀了自己还难受,只是他已经没有了悲伤的力气,此时一架马车从远处急驰而来,小太监还想努力的用刀将自己撑起,但是他似乎到了体力的极限,马车在小太监的不远处停了下来。当他看清从马车上冲下来的来人之后,小太监终于闭上了眼睛,倒了下去,抱着婴孩的手却未曾松开,当他倒下去的时候,怀中的婴孩不知是因为疼痛,还是感觉到了什么,哭了起来。

当小太监再次醒来的时候,自己已经睡在了疾驰的马车上,睁开眼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孩子。

坐在马车上的中年人说道:“我已经用了药,孩子性命无忧,已经睡下,但是这双腿是废了。”

小太监闻声,悲上心头,使劲的扇着自己的耳光;“都怪我,主人我没救下,就连少爷,我也.....”

中年人看着他冷漠的说道:“你要打自己,我不拦着你,但是别吵醒了他。他刚睡下没多久,他需要休息。”

小太监很怕不小心吵醒了婴孩,压低着愤怒的声音说道“你为什么不能早点来!”

“我路上遇到了点麻烦,两个9级高手,阻挡了我一阵。”说完中年男人说完一口血从嘴中喷出,擦了擦嘴边残留的血迹,接着说道:“当然他们也好不到哪去,不过,他们没认出我,毕竟除了主人和你,没人知道我会武。”

9级高手,天下武学认定从1级入门开始依次往上,9级是顶端,但是依然有站在顶端上的人,那种人称之为圣阶,但是整个天下,圣阶也只有5位,所以9级就几乎是天下武者的天花板,

“两位9级?”小太监满脸怀疑的表情看着中年人,“南朝一共才几位9级,其中还有两位陪着陛下在西征。”

中年人知道眼前的人不相信接着说道:“这两位9级不是南国高手,天下高手信息尽在我手,虽然这两位也隐藏了自己本门的武功,但是这二位不在我的资料中。”

“我还是不是信你,这件事,你为什么没有任何风声。天下任何事,都瞒不住你的。”小太监不高的声音中带着激动,说话的语音也伴随着颤抖。

中年人说道:“天下的事,我不知道的很多,就像那两个9级高手,我也不知。”

小太监并未理会,而是摇了摇头,深深的叹了口气,慢慢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,缓缓的移到婴孩前面,轻轻的将他抱起,对着马车外说了句“停车。”

马车并未慢慢的停下。

“你要把孩子带到哪去,你是个太监,你能找到女人照顾少爷吗?难道少爷和你浪迹江湖,小孩喝奶,识字,这些事情你会做吗。”中年人看了一眼腿上还有残余血迹的婴孩“还有,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郎中吗?”

似乎这最后一句话,戳中了小太监的内心,中年人说的是事实。

“可是我不信你。”小太监坚持自己的想法。接着又向窗外说了声“停车”。

“他们已经相信少爷死了,在我和那两个9级高手交手的时候。”中年人终于说了出来,这是憋着他心里的话,也是他真正吐血的原因,血气堵塞,郁结吐血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小太监停止了准备强行下车的动作。看向中年男子。

中年男子闭上了双眼说道:“我让他们以为少爷被他们杀死了,不然你凭什么认为,我这个9级下的实力能挡得住两位9级,还能这般全身而退的来找你。”

“你竟然.....”小太监瞬间明白了什么。

中年人点了点头并未再说什么。

小太监默默的将婴儿轻轻的放了下来,双手抱拳跪了下来,对着中年人深深一拜,良久才起身,两人四目相对,都没有在多说什么,只有马车还在疾驰。

中年人将孩子抱了起来:叹息道“真和他妈妈长得一模一样,太漂亮了。”

他忽然间哈哈大笑“这孩子将来长大了,肯定有出息。”

然后他压低了声音,用马车外车夫听不到的声音说道:“这孩子,是天脉者。”

小太监闻言一惊,但是想到为了一个襁褓中的孩子,出动这么多高手和两名9级的,也只有天脉者。

天脉者,天是指上天,脉是指血脉。

天脉者,是指上天遗留在人间的血脉,在这个世界上,每隔数百年,就会出一个天脉者,而只有自己家主人这一脉的血脉,才能产下天脉者,所以主人这一脉生来就是各方势力关注的重点,奈何年复一年的针对天脉者,主人家到她这一代,就只有主人这一只血脉,人才也相继凋零,家族彻底沦落,不然主人的护卫也不就只中年人和这个小太监。

天脉者这种血脉,有可能达到无法抵御力量,或者说在这个世界上某个领域中达到极高的成就,文能提笔安天下,武能马上定乾坤,就算是学医也是一代杏林圣手,搞科研的话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科学家,再不济买个彩票也能中个几个亿大奖的那种。

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很久没出现过天脉者了,但是每次出现天脉者,就会造成不小的影响,轻则治国安邦,重则平定天下,开创万世。

此时天渐渐明亮,马车缓缓的驶向内城。昨夜的现场已经被清扫干净。这份清晨的宁静与祥和似乎告诉着人们昨夜太平无忧。

小太监听到了马车的车轮压过青石板所散发出的熟悉的颠簸声,掀起马车窗帘的一角向外看去,随即做了个准备拿刀的动作,才发现自己昏迷后刀就不在身边了,此时小太监压低声音里充满了不信任对着中年人说道:“你怎么又回来了!你想做什么?”

中年人对着小太监摆了摆手说道:“放轻松,别紧张,你别想着逃,能逃到哪里去,出城的路早就给禁军封锁。无论谁的马车出城都要严加盘查,宫里见过你的人不少,我猜你的画像应该禁军里人手一份了,何况你伤成这样,再带个孩子很难不引起别人的怀疑,所以最危险的地方,也是最安全的地方,我们就留在京城哪也不去,除非你有比我更好的方法。”

小太监低下头,若有所思。不一会将头抬了起来问到:“那我们现在去哪?”

中年男子回答道:“回我的府上,,你好生养着伤,少爷会有专人照顾,我去上朝,就像平时一样,只要你不离开我府上,我保证,万无一失。”

小太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,然后自言自语道:“灯下黑。”

马车行驶的很平稳,速度不快,驾车的是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,无论是对街道的熟悉,还是这出色的驾驶技术,都足以证明他是这一行业的佼佼者,不多时,马车稳稳的停在了一处偌大的宅院门口,宅院的大门上挂着吴府二字,车夫先下车,然后在马车下方放置一个小板凳,随即中年男子从马车中出来,在车夫的搀扶下,踩着放在地上的板凳,慢慢下车,一举一动都将文臣的模样演绎的淋漓尽致,一旁门房的仆人赶忙将正门打开,并对中年男子说道主人回来了,随即谄媚的将自己的主子迎进府中,车夫将板凳守好,重新架上马车,将车架往后院,像这种大府邸,在后院都是有专门的地方让马车停进去,如果主人家要出门,就提前将车马套好,架至前院。

一切和往常一样,并无异常。

中年男子回到府中后,屏退左右,独自一人来到后院停车处,车夫早已将车停好下车恭候,等到中年男子来到后院马车旁才示意小太监下车,自己则站在一旁。

小太监抱着婴孩慢慢的下车,他极其细微谨慎的抱着,虽然身受重伤,尽管动作看起来不是那么的熟练,但是抱着婴孩的双手确实极稳的,似乎就是一盆水在他的怀抱中也难起涟漪。

“你放心,我在京里经营多年,这里绝对的安全。”

小太监点了点头,先看了看怀里的婴儿。然后不舍的将怀中的婴孩递给了中年男子。

中年男子小心接过小太监递过来的婴孩,抱在手中满眼宠溺的看着。

小太监对中年男子说道:“孩子交给你了,以你今时今日的地位,和将来的成就,孩子跟着你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中年男子抱着孩子,点了点头,但是眼神却看向了自己的车夫。

“老郑,你跟了我多久了。”

站在一旁的小太监自然明白这句话其中的意思,不由得看向车夫。

车夫不紧不慢的将马车解套,把马牵入马槽,加水添草料,边做这些事,边回答道:“回老爷,我从20多岁开始跟着老爷,如今已有二十余年。”

“是啊,应该是二十一年零五个月,时光飞逝呀!”中年男子感慨道。

“嘿嘿。”车夫一笑,接着说道“我是个粗人,啥都不会,全凭老爷赏识给口饭吃。”

说话的同时车夫就想往常一样,将车马收拾妥当,把手在腰间的白布上擦了擦,走向中年男子,距离中年男子还有三米左右的时候停了下来,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,对着中年男人说道“老爷保重。”然后没有丝毫犹豫的将匕首划破自己的喉咙,倒在地上,血液从脖颈处流出,慢慢的渗入土地。

淡淡的血腥味慢慢在后院中散开,马厩中的马匹不喜的打了个响鼻,但是似乎并未影响着它的食欲,只是片刻犹豫,随即饮了饮水,继续对食槽的草料发起攻势。

小太监有些不忍,但是他明白,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,这么大的秘密,一旦泄露,足够在场所有人灭族了,这么做,也是为了保全车夫的家人。

中年男子抱着婴儿,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车夫鞠了一躬。

良久,起身。

“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我吴道子的儿子。”

然后对着小太监说道:“王缺,我打算给这孩子起名吴晴,我希望他将来如果知道自己的身世后,不会因为感情的羁绊而影响自己的决定和判断,当然我也不想他知道自己的身世,这孩子的伤病,也会影响他的心理,对他成长不利,所以我希望这孩子,心理永远是晴天。阴霾终会散去,晴天不会缺席。”

王缺点了点头。“孩子交给你,若有闪失,我亲自取你人头,”说完不顾强势,轻功强行跃起,飞向房顶,几个闪身之后消失不见。

吴道子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: “还是如此这般的性格。”说完抱着孩子往里屋走去。

王缺在远处的屋顶上疾驰,现在的他不是大内副总管太监王公公,现在的他是被通缉中的王缺,他不可能留在吴道子的府中,万一查到了他,不但会害了吴道子,还会给少爷带来危险,那可是小姐唯一的血脉,现在他能做的就是远离少爷,他心中牢牢记着少爷的名字~吴晴。
小说《花开彼岸,晴若无殇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>>>阅读全文<<<